潾瀾

我是潾瀾,潾涌的波瀾。
Idolish7→171/41/31/91 不过大概只会产171&31 41少量 91基本不产
低产自耕农
文笔修炼中,请多指教。

Idolish7 [三月一织三月]—无题短打

明明主食171产出来的第一篇却是和泉兄弟呀……
总之请多多指教,虽然这么冷加上我的文笔糟应该也没什么人可以交流。(汗

*超级短打
*一织→←三月双向无交往
*和泉兄弟真的很好
*313无差 或许偏向一点31

以上都可接受就↓

「阿、好痛——!一织没事吧?」

经过走廊的转角,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注意,也或许是因为自家弟弟难得的分神,当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和一织两人撞倒了在地上。

「我没事的。兄さん有受伤吗?」

「没问题没问题——抱歉啦撞到你。」

「不会的,我才应该要向兄さん道歉,是我恍神了。」
一织看着我,露出了深感歉意的表情。

是发生了什麽事吗?今天的一织看起来很不对劲,不只是刚刚走路突然分心,现在的阴鬱也让人感到不寻常。

「一织、怎麽了吗?」

「诶?」

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啊——今天的怪异可以说是非常明显,难道一织自己没察觉吗?
看到对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也不再继续问下去,从地板上站了起来、拍了拍身子。
「如果发生了什麽事一定要和我或是成员们讲啊,一个人憋在心裡可不好的。」

我摸了摸他的头,今天却没有听见「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!」的怨言,果然很奇怪啊、今天的一织。

但是也不能多管什麽,毕竟“只是”他的哥哥……、打住打住,又往不对的地方想了阿。

抛掉了脑子裡那些令人不愉悦的思想,我把手拿离了他的头后告诉他「那我先回去了,你也赶快休息去吧。」

一织还是那副模样,我也只是从他一旁走过,正打算回房,但到了房门前正要进去时却突然感受到衣服有被拉扯的力道。
回头一看,一织维持着刚刚的表情,但手裡却颤抖的抓紧了我的衣服。

「兄さん、」

视线从与我撞上后就一直停留在地板的一织终于稍微抬起头来,跟我对上了眼。
他的眼裡照映出了后悔、歉意、又或是充满情感的波动,银灰色的瞳孔彷彿照映着对上目光的我。

好き。

那是无声的,从一织的嘴裡流漏出来的情感,或许我不会读唇语吧?甚至我连一织的嘴到底有没有动过我都不清楚。但在那一刻,我可以肯定他想说什麽,而我们该如何是好、

阿阿——这样下去、就无法挽回了。